年少的日子-第十三章 lerry

说起lerry,那要追溯到3年前了,当年我初入初中,学校非常的有名,是我们乡上有名的烂泥坑,历史可以追溯到我父亲的学生时代,甚至有一句顺口溜也是从我父亲那里听来的“梨林十三中,落在烂泥坑,池塘蛤蟆叫……”

说出来可能大家都无法想象,在那个时代里,曾经有这么一段历史,各个村庄乡镇都争先恐后的办小学,办初中,以至于一个小乡镇有十多所初中,小学更是每个村子都有。尽管学校众多,但教育资源却少的可怜。一所学校只有两到三名教师的情况非常普遍,而且大部分都是民办教师,收入只能依靠村子里那可怜的财政收入。因为学生少,每年一个年级也就几个到十几个学生,连一个班的人数都凑不齐,同时介于教师资源的匮乏,只能和邻近的村子组合起来,这个村子办一年级和三年级,另外一个村子办二年级和四年级。这种情况非常的普遍,因为生源的问题导致到最后几乎所有的乡村小学都没落了。说起来非常的遗憾,在那个艰苦的年月里,几乎所有的乡村小学都是村子里砸锅卖铁建起来的,秉承着“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种朴实无华的理念,各个村委硬是从牙缝里省出一所所小学,这是一种怎样的魄力和决心啊!在我的印象中,村子里不管条件如何的艰苦,但学校一定会是村子里最为宽敞明亮的建筑。在村民都还住着土坯房的年月,唯独乡村学校是那种鲜亮的两层楼房,那红艳艳的砖墙,青色的瓦片,宽敞的铁质大门,在整个村庄里着实算是标志性建筑。当年建学校的时候我父亲也参与了建设,时至今日已经30余年,据说当年的工钱现在村子里都还没有给村民结清,可见当时为了建学校,村子背负了多少的负担。

至于小学都还好,但初中的改革却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因为村子里的初中生源问题及师资问题,导致邻村的初中已经无法维持,所以在那一年,也就是1995年,乡里组建了闻名遐迩的实验中学,也就是现在的梨林实验中学,虽然现在的实验中学已不如以往,但在那个时代,这着实是开天辟地的壮举。汇集整个乡镇最优质的教师资源,汇集整个乡镇最优秀的学生资源,学生入学都需要单独的入学考试,和小学的毕业考试还不同,不管从知识的深度还是广度,都有明显的差异。在那时候能够考入实验中学,基本上都算是本乡镇的天之骄子,相当于半只脚已经跨入了大学的门槛!很庆幸,我和姐姐都考入了实验中学,都考入了那个让人能够觉得比同龄人高出一截的学校,也是在那个学校里,我认识了lerry,无独有偶,她在那一年和她哥哥一同考入了实验中学,她哥哥和我姐姐同班,我也从姐姐那里知道了她。

最初也是从姐姐那里听说,他们班有个同学的妹妹和我同级但不同班,我一直是当做个趣事来听的,也就没当回事。但缘分这种东西或许真的是上天注定,在你一生中需要遇到的人,你可能一个都不会错过,需要你体验的辛酸苦辣,也是一点都不会错过。为了提升学校的竞争力(当时同步建设的实验中学,在其他乡镇也是如雨后春笋),学校在仅有的3个初二班级中,挑选出二十多个学生组成了培优班,享受更好的教师资源,独立的学习环境。也是非常的庆幸,在那个纯粹按学习成绩择优选择的时候,我有幸被选入了培优班,也是在培优班,我真正的结识了lerry。

不知道在读的各位有没有相信命运的,但时至三十年后今日的我,是非常相信的。当年初中一个年级3个班级,一个班级50多号人,择优选取二十多号人,也就是每个班级排名前7的同学。如果按刚入学的成绩来算,我是没有资格的,但在我初一的生活中,遇到了那位令人恐怖的母夜叉班主任,生是一耳光一耳光的将的我的成绩抽到了前十。我至今回想起来对她仍旧是满满的感激。入学时候的全乡第一名在一年后已经掉在后面了,那个让我在那个懵懂的的岁月里一眼看去就小鹿乱撞的女孩也掉到后面了。说来也很奇怪,多年后的今天我仍旧记得这两个人,一个全乡第一,一个班级前三,但都是小学的时候复读了一年。或许你可能不相信,多年后的你也可能在失败以后选择复读。但不要轻视应届生的力量,或许复读的开始你会有一定的优势,但在日新月异的变化和大浪淘沙的残酷筛选中,应届生的优势会明显的凸显出来。这个后话再说,先说一说这个让我一眼望去心动的女孩吧,我现在依旧清晰记得她的名字:张莉。

我只记得我初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好紧张,紧张的说不出话来,紧张的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觉得自己衣服上一个不显眼的污渍忽然间变的如此的碍眼。她是那么的鲜亮,那么的美,就如同童话里的公主一般,散发着让人感到自卑却又向往的光华,她太美了,美的让人窒息。看看我们自己的穿着,虽然已不是小学时候那补丁盖补丁的衣服可比,但和她那时尚华美的服饰比起来,是如此的卑微。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叫花子遇到了公主一样,我想多看她一眼,但却害怕她看到自己卑微的样子。

可以毫无悬念地说,她是我们班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那一颦一笑之间都透露出让人迷醉的光华。在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已经承认了,我喜欢她,这就是童话里的公主啊!洁白的让人自惭形秽。学习好,漂亮,干净,这样的女孩放谁不会喜欢呢?

上课的时候我抓抓头发,从头上掉下来一个虱子,随手掐死了。看着坐在前排的她,我觉得我配不上她,她好美。在90年代的乡村学校,也或许在那个年代的学生,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会有过虱子的烦恼,你说不清楚它们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然后莫名的就在自己头上生根发芽了~什么海飞丝了,力士之类的洗发水对它们是完全的没有效果。在那个两毛钱可以吃一顿饭的年月里,一块钱一袋的洗发水已经算是高端中的高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了,为了对抗这烦人的虱子,我半个月的省吃俭用买的两包洗发水也是完全没有效果。现在回想起来感觉自己就像个白痴,洗发水又不是杀虫剂,那时候的我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洗发水上!到最后还是回到村子里,用洗衣粉洗头的时候顺便加了点从奶奶家里顺来的666农药给解决了。现在回想起来着实的惭愧。

就是因为这个光鲜亮丽的女孩,我和同班的男生在早操的时候还打过一架,具体怎么引起的现在也无从说起了,无非就是你喜欢她,我喜欢她之类,反正是早操的时候跑了五圈,我和那个男生也互相飞腿招呼了五圈。最后闹的沸沸扬扬,竟然传到了母夜叉班主任耳中,尽管这种喜欢还没有付诸于任何行动,我还是着实挨了几个耳光,搞的我都莫名其妙。

有点扯远了,就这么个万众瞩目光辉靓丽的女孩,因为初二的时候成绩下滑,最终没有选入培优班,最终泯灭在那大浪淘沙般的滚滚洪流中,杳无音讯了。或许这就是命运,几起沉浮,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残酷,任你以往辉光,一旦无法坚持初心,必定会被这残酷竞争的滚滚洪流无情地淹没。到后来许多年后,再谈起往事,听说她最终没有考入高中,终究读了职高,再后来便嫁作他人妇了,每当同学相聚谈起时皆唏嘘不已。

这段经历对我影响很深,以至于在今天我的女儿的学生阶段,每每她向我抱怨学校老师什么好处都给哪些长得漂亮的女同学时,我总会告诉她,外貌的资本是天生的,你已然无法改变,但你现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其他同学望你项背,只有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才是你自己的,外在的优势总有一天会被消耗殆尽,而自身的努力永无止境!

被分如培优班后,我顿感压力山大,以前在班里面好歹是排在前列的存在,忽然间面对将近一半 的复习生,能排在中游已是勉强。尽管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努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每次考试鲜红的成绩总将我的梦击的粉碎。也就是在那个阶段,那个让人迷茫让人彷徨的阶段,我认识了她:LERRY。

那是一个期中考后,班主任重新分配了位置。我的位置在中间靠后一点,教室右侧,左边是大伟,右边是雪莉,一男一女将我夹在中间,后面是我们班令人闻风丧胆的张小丽,前面是那个谁没印象了,反正就是在这个状态里,左边的张伟和右边的雪莉一天天叽叽歪歪打打闹闹让我不胜其扰,真好奇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多矛盾,一天吵不完的嘴,打不完的架,要是打架真拳实腿的干也就算了,偏偏还是那种打情骂俏你碰我一下我碰你一下的,真想一人给他们一锤,把我这里变成酸溜溜的战场。眼看着这两位爷咱是惹不起了,回头看看后面,张小丽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好像在说“看什么看,我也没办法!”

我缩了缩脖子,这日子可咋过呀~

“嘿,YS,我这有道题不会解,你能帮我看看吗?”就在我的郁闷中,前排的不知名女孩转过头来,怯生生的说。

我抬起头,眼前的是一个精致的女孩,干净的衣服,整齐的刘海,尖尖的下巴,小巧的鼻子上托着一副黑边眼镜,镜框并不是很大,但真的很适合她,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隐约中我感到一阵清凉。她是不一样的,这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或许是平时同学间大大咧咧打闹习惯了,对于这样彬彬有礼的请教,我略微感到诧异。想想坐在我后面的这位奶奶,平时和我探讨什么问题的时候都是直接一脚踢过来,那粗大的嗓门让老师给了我们多少白眼都不知道。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我回头看了一样张小丽,她好像听到了我的吐槽一样,狠狠的白了我一眼“看什么看!又不是问我!”

“我…….算了,你有理!”

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孩,我很认真地给她讲了我的思路,我讲的格外的细致,甚至通过这道题所衍生出来的方方面面我都详细的讲解了,用倾囊相授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当然一方面是因为这题的确不算很难,我略有心得,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很享受这样的氛围,这样的清凉和温暖让我非常受用,真是一个温婉的女子啊!她叫什么来着?想到这里我略微有点尴尬,都同班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YS,你是不是有个姐姐在我们学校读初三啊?”

“呃~是啊,你知道?”

“嗯,你姐姐和我哥哥是同班同学。”题目讲完了,她并没有着急转过身去,反倒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闲扯起来,不过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感到些许异样,尽管她很刻意地掩饰了自己的表情,但我还是从她那略微翻红的脸颊上读出了些许的羞涩。

“啊?不会吧~!我听我姐姐说起过,她有个同学的妹妹也在这个学校读书,和我同级,我一直都很关注的,不会是你吧?你叫什么来着?”250寸神经的我脱口而出。

“我叫lerry,今天真的谢谢你。”她呵呵地笑道,看着她略带戏谑的表情,我恍然大悟,真想抽自己个嘴巴子,还说自己很关注,都同班这么长时间了,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想到这里,我老脸一红。

“不好意思啊,我记性不太好,你知道的,咱们现在学习这么紧张,很多同学我都叫不出名字的。”

“没事的,慢慢就熟悉了,咱们班我也有很多人叫不出名字的,你不用太在意。”

就是这样,毫无波澜的,我和lerry认识了,就像绝大多数同学间的相熟一样,一句平平无奇的话语将两个人的生活轨迹纠缠到了一起,有些人相遇,然后远离了,有些人相遇后就进入了你的生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