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日子-第一章

长久以来,一直无法直面自己真正的内心,在灵魂深处所压抑的自责与愧疚,成为人性中无法泯灭的伤痕。在今天,我给大家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在记忆日趋模糊的我还没有将很多事情遗忘以前,将它记录下来,不管是愧疚,年少无知还是轻狂的青春,我希望自己可以勇敢的面对真实的自己。我的青春是这样的,已然无法改变,面对它,成就以后的生活。

那是12年前的事情了,那年我16岁。

中考后因为7分之差,我与我们市的重点高中失之交臂,漫长是暑假过后,我拒绝了学校老师对我复读的劝说,在父亲的三轮摩托上来到了我们市第四中学,盛夏的烈日烤着焦灼的大地,知了在树上沉闷的嘶吼。学校坐落在周边的一个镇上,据说百八年前是个寺庙,貌似还是比较出名的那种,当年读书的时候还有很多庙宇和厢房,学校中间是一个数人合抱的娑罗树,盛夏的阳光穿过遮天蔽日的娑罗树叶,在地上形成一串串千疮百孔的影子,就是在这样一个充满了佛教气息的学校,我开始了自己的高中生活。

学校是半封闭式管理,在宿舍,食堂,教室这样三点一线的生活中,很快就进入了高二,而我的身高也由入校时的一米六长到了一米八,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的速度,在熟悉了周围的环境后,我们马上就开始不安分起来了,虽说没有翘课,但上课睡觉,周末偷偷的跑出去看录像,已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记得那时最快乐是日子就是周末学校大门敞开,晚上不用上自习,我们就到外边的小餐馆,来上一碗肉丝面,然后跑到音像店租几盘牒子,拿到饭店的VCD上反映,以过上一个愉快的周末。高一的时候通常还是每星期回一次家,后来因为每次回家都要骑上一个多小时的单车,跑20多公里的路途,加上高二周末就开始间歇性的补课,在高二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每个月回一次家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对家的感觉都很平淡,可能从我12岁就离家求学也有很大的关系吧。

曾经我曾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成为文学家,就像金庸古龙那样写出来的东西好多好多人看,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仅仅源自于我初中的语文老师,一个文静的高个子女孩(可能也不高,因为我读初中的时候只有一米三的个头,所以感觉还是高的),每次的作文都给我很高的评语和分数,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议论文作文,作文本发下来后我惊讶的发现,上面用大大的红色写了一行字:勇敢的向着作文之巅冲刺吧!


当时我是激动的一塌糊涂啊~心里想着,原来一直没有自信的作文,还是有老师看好我的!

有很多人那会为偏科苦恼,但是我最苦恼的却是自己不偏科,汗啊~因为要分班了,文科班?理科班?这个问题让我开始纠结了。后来到底是如何决定的,我已经急得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当时我选了文科,谁知道名单刚交上去,就迎来的班主任热情的邀请。

我的班主任是个皮肤黝黑,拥有水桶一样身材的中年男子,一头自来卷头发,身材魁梧的像一拳就能把我放倒的那种。当时教我们物理,偏偏我的物理自初中开始就没有差过。经过老班近一个小时的分解,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理科比文科升学率高!

其他咱不懂,有个升学率在那里摆着,我果断放弃了自己尚未成功的梦想(先升学,到大学咱也可以圆咱的文学梦,嘿嘿),投身到数理化的伟大洪流中去。于是乎,我终于来到了久违的98-4班。

在那个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的年代,我们的位置也随着考试的成绩的不断变化而不断变换,老班BT的采用了按照成绩排名挑座位的方法,先让全班的同学都到外边集合,然后依据成绩先后进教室挑位置。汗啊~~~~

真正的故事从这里开始。PS:我承认,可能我这辈子有很多的感情纠葛,但这次,却是我自己种下一杯良知的苦酒,自斟自饮的同时却让我无法面对曾经的自己。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卖,就算10亿欧元一颗,我也会想尽办法弄一颗回来,以平复我内心的不安……

“YsionPal”,老班喊起了我的名字,百无聊赖的我走进教室,看着空空的教室,唉~每次选择总是那么难,坐前面真的就好吗?坐后面真的就影响学习吗?在我看来成绩的好坏与座位貌似没有什么关系吧!一度坐在中间风水宝地的我忽然间心血来潮,产生了想座后面看看那些成绩差的同学是生活的念头,要知道,学校也有学校的圈子,基本上像我们这样每次考试都前十的,很难进入那些每次考试都后十的学生的圈子里去的。冲动是魔鬼啊!我一冲动,依然挑选了一个教室最后面的角落,“这块风水宝地归我了!”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后面的同学陆陆续续坐满了教室,其后的事情无非就是私下协商调换位置之类,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同桌,竟然是自己从来都没有什么交往的一个女孩wing,戴着副金边眼镜,从来都是一身运动服,外衣散散的披着,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皮肤雪白,身材也好PS:其实我当时对女孩子根本就没有身材的概念,说她身材好是现在补充的,罪过罪过。其实当时我也很奇怪,大爷的,你的成绩又不是那么差,干嘛凑我的风水宝地旁边啊!好歹给我个赏心悦目的提高一下学校积极性嘛!

渐渐的我发现wing很能侃,唯一让我觉得别扭的就是她一口的普通话,而我长这么大还真没说过普通话,每次和她聊一会就会觉得嘴巴发酸,舌头打结,除此之外倒也是挺谈的来的。

少年的罪恶总是在录像厅开始的。

“YS,明天不回家吧!走,晚上看录像去!不然在学校多无聊,看个通宵怎么样?”周五一放学,同宿舍的涛便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
“啊……..”说实在的,我当时还的确没有夜不归宿过,“这个….”,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放纵一下吧!“好吧~!”

吃了晚饭,一群人兴高采烈的来到学校附近的录像厅,每人缴纳5块钱的入场费,算是今晚有着落了。像我们80版的男生,多数应该对这样的录像厅都有些印象,黑漆马虎的屋子,入口隐蔽的让你找起来都想骂娘,尤其是晚上看累了想上厕所,偏偏录像厅又没有卫生间,就只能到外边巷子里,墙角解决,久而久之附近都一大股刺鼻的尿骚味,这也算90年代乡镇录像厅的一大特色吧!


在那热血的年龄,看热血的功夫片是非常过瘾的事情,李连杰,成龙,释小龙,哇嘎嘎,看的不亦乐乎,很快到了后半夜,人们都开始昏昏欲睡了。新片开始了,奇怪的没有名字,没有序幕,两个浑身赤裸的男女缠在一起,女人的娇喘在空气中回荡,我的脑子一片短暂的空白后,心跳开始加速,这就是传说中的H片啊!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的我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睡意,甚至可以清晰感受到自己心跳是声音,话说这也可能是我们那个年代的青年性知识的唯一来源了吧~

那晚,我明白了,性,原来是这么回事,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我明白了,男生女生之间,除了聊天,原来还是可以做那么多事情啊!天啊,我好无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