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日子-第三章 在那牵手需要勇气的季节

说起牵手,我在这里不免要吐槽一下如今的自己,拉着女孩的手,就像自己的手一样,汗~,能淡定到如此境界也真不容易,也不知道是脸皮已经厚道无与伦比的地步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在这牵手像握手的年纪,那远去的悸动的心情就显得弥足珍贵。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晚乱七八糟的梦,梦境里到处弥散着那羞涩的笑颜,那件紧身的短袖衬衫,那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光晕的手…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那精神状况是尤其的糟糕,脑袋昏昏沉沉的,感觉视野都有些恍惚,那种感觉就像梦还没醒一样。没办法,一盆凉水浇下去,OK,精神了。

早上6点,我们已经出完了早操(其实早操时间是5点30),便开始了每天枯燥但又充满激情的生活,朗朗的读书声响彻整个校园,教室里的,教室外边抬着椅子坐着的,有朗诵文章培养语感的,也有背单词的。那时的我喜欢在没人的地方,开始自己一天的计划。所以当你看见教室后面窗台边上坐着的,或者是教室后门口背靠着墙壁坐着的,那是有八九就是我了,呼吸着早上清新的空气,看着东方泛起的片片红霞,直到红霞被刚刚露出半个脑袋的朝阳染成焦黄色,那一缕晨辉洒满大地的时候,晨读也就结束了。

那时候的用餐时间是非常的壮观,学校没有餐厅,虽说有几个食堂,但那只是几个做饭的棚子而已,所以大地就成了我们的餐桌,童鞋们三五一群的围个圈,蹲在地上,一边吃饭一边聊着校园八卦、奇闻异事,以至于十多年后的今天的我在家里吃饭还一直有着站着或蹲着的习惯。

“YS,你的信!”刚到教室班长小班就把一封信飞了过来。其实我不想这里使用“小班”这样的名字的,但他的名字我真的忘记了,算了,反正名字也只是个代号,姑且就叫小班吧!

话说这个小班,那可是在我们班自称交际花的风云人物,唯一的遗憾就是太瘦了,以至于和我同桌的时候曾不止一次的对我炫耀他那修长而性感的美腿。那时候的我非常的痴迷武术,经常下午放学后那段时间到学校后面练习拳脚,在学校也曾因为一拳能打碎两块红砖而成名一时。那是他经常和我凑到一起,探讨如何使肌肉发达的诀窍。

“你小子也太幸福了吧!又有小姑娘给你写信了哈~”小班不怀好意的凑过来。

“没有,普通朋友联系而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无非是想在我这里套点八卦新闻,然后充当宿舍熄灯以后的谈资而已,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在心里大声吐槽。

“怎么你的普通朋友都是女的啊?”小班依旧不依不饶。

“你上次的那封那个什么什么丽给你的信我可知道的啊,一封信翻来覆去的读了无数遍还珍藏在衣服最贴心脏的部位家伙是谁呀??”看他没有放弃的意思,我使出了杀手锏,哼哼,我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望着他,话说我这样的眼神你应该明白的吧!一定明白的吧!

“咳咳,普通朋友,普通朋友”

看着小班愤愤离去的身影,我心里那个得意啊,小样,还想糗我!

看着丢在课桌上的信,不用拆我也知道一定是lerry寄来的,因为那时候也只有她会给我写信,信的内容不用看我也能猜个七八,无非就是一些校园生活的琐事,比如说今天自己有出糗了,班里又有什么好玩好笑的事情之类的,而且结尾都会附上那两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元稹的诗我很少读,尤其是这首,寓意过于深刻,曾经请教了很多高手,无解啊,我郁闷。不过那时候的写信用的纸却是非常的可爱,印着可爱的卡通图案,粉色的,米黄的,并且每封信都会被折成可爱的卡通形状,诸如房子,帆船,圣诞树,仙鹤,心形之类,所以每次拆信就成了我最大的享受,一边小心翼翼的拆开,一边分析这些形状是如何折出来的,毕竟,咱回信的时候也可以折一个,礼尚往来嘛!所以现在我会很多方式的折纸,都是那会研究出来的。

“你又有信了啊!”突然间一个脑袋凑过来。

“wing,你想吓死我啊”我抬起头,看着距离我的脸只有10公分的wing。

“真好啊,怎么就没人写信给我啊!”

“没事的,如果你想读的话我可以写给你。”

“你有病别传染给我,没听过同桌还要写信的。”

看着wing过来,我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思维也敏捷了,学习效率也高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咳咳,我宅男式的思维方式又间歇性发作了。

这节是历史课,历史中年大妈在讲台上忘情的解说着鹿邑之战,传说中的华夏始祖皇帝在鹿邑一举打败魔王蚩尤大军,成为中华文明的源头。而我的心事却完全不在那场举世闻名的战争中,此时的我,感觉脸上火烧一样的烫,呼吸有点短,心脏剧烈的跳动,甚至我的可以清晰听到它战栗的声音,同时明显感觉到血液的流动。悄悄的望了眼同桌的wing,她真低着头看着课本,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老师那精彩的解说。

不要以为我病了,我的状况只是因为突然间冒出的一个念头,我想拉一下wing的手…而且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想起昨晚的梦,想起我莫名的兴奋,是这样的,我的确想拉一下她的手。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再次偷偷望向wing,她扭过头,看见我的样子,脸上泛起一阵潮红“看我干啥?”

“没,没什么”我开始语无伦次。

她扭过头,不再理会我的异样,只是右手却从课桌上拿下来,不安分的玩弄着我放在课桌中间的热水瓶的塞子。

就是现在,怎么办?拉还是不拉?我大脑里拼命的纠结起来,心跳也开始越来越快,甚至手心都开始渗出汗来,我擦了擦手心的汗,抬头望向历史老师,她仍在忘情的讲解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坐在最后一排的我的异样,而同桌的wing,此时依然在玩弄着我那可怜的塞子,怎么办呢?拼了吧,她应该不会告诉老师吧,她应该不会不理我吧?我越来越纠结,思想斗争越来越激烈,拼了吧,恩,拼了!我暗暗对自己说到。

我再次看向那只手,那只曾在我梦境中出现的手,我小心的伸出手去,颤抖着靠了过去,

还有10公分,恩,10公分

还有5公分,恩,5公分,

我假装同样去碰那个无辜的热水瓶,心一横,牙一咬,心里默默的开始念叨:没事的,没事的,天不会塌!不会塌!

在灵魂深处的一阵战栗后,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我不敢抬头,不敢看她,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