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日子-第五章 带着女孩看H片

无法承受你不在身边的一分一秒,当我的视野中没有你的身影的时候,我的灵魂似乎不再完整。很想你,真的很想你,我陷入无穷无尽的思念中,哪怕一分一秒都无法承受!忽然想起那首信天游“面对着面睡觉我还想着你……”

这是爱情吗?这明明就是一杯毒酒啊!我仿佛是失去了自我。

在这里我预言一下:这篇文章的点击次数绝对要超过前面几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样的标题。不要怀疑,哥不是标题党。

我不知道wing的状态如何,反正这几天我的状态非常的恍惚,仿佛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并且感觉好像我就是因为她而存在一般。我们似乎已经陷入疯狂之中。有了前面几次上课拉手的经历,我也像信春哥原地会复活一样,越来越疯狂,我无法抑制内心的冲动,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无法掌握自己的行为,只想将她紧紧的抱入怀中。

今天是周五,明天不用补课,wing答应我让我送她回家。最后一节政治课,政治老师是个比较和蔼的小老头,和蔼到我甚至没见他发过一次火,没训过一个学生,但这个老头偏偏具备能让我们不用复习也可以拿满分的能力。以至于一度成为我们心中神话般的存在。而此刻的我,丝毫没有听见他在讲些什么,不要以为我的手又在做着拉手这样的无聊举动,没有的,我的右手拿着水笔随意的玩弄着,左手已经在课桌下边悄悄伸到了wing的衣服里,感受那一团绵绵的温柔。没错,我是个流氓,至少曾经是。

Wing没有反抗我的非礼,她依然面色潮红的低着头,目光盯着课本丝毫没有移开,任由我的手在她胸前肆意揉捏着。其实我不怕被老师发现,因为我觉得老师看不见,眼睛不好使,直到如今我站在讲台上,面对数十号学生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当初老师为什么对我不加理会,也明白了自己当初的自欺欺人,知道了为啥那会全校所有的老师都知道我,知道为什么几乎全校所有的学生都认识我。啥?你说我这样的禽兽也能当老师?是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可笑,一个衣冠禽兽在人前可能是近乎圣人的存在,白衣天使可能就是置人于死地的罪魁祸首,像我这样的曾经的流氓,如今站在讲台上,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自从有了近距离的身体接触以后,wing对我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依旧像往常一样海天海地的胡侃,聊那些鸡毛和蒜皮之类的八卦新闻和小道消息,我唯一能够感觉到的是她看我的眼神变了,每次在路上遇到我,也从来不打招呼,只是悄悄的用眼角的余光的盯着我,并送来一抹淡淡的笑意。以至于我有时候会觉得不习惯,这样盯着我干啥,怕别人不知道你遇见我了啊~

放学的钟声敲响,我推着我的小单车,和wing一前一后的出了校园,前后大概保持了30米的距离,说来可笑,明明都如此的了解和熟悉了,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陌生人的感觉来啊混蛋!今天周末,也恰巧碰到了10天一次的集市,这边的集市非常的热闹,大街两边摆满了各色各样的摊子,卖衣服的,卖小吃的等等林林总总,街头人潮涌动,密密麻麻的让人相隔10米就能会让你和朋友失散。所以每到集市的时候,除了两个轮子的,其他车就绕道吧~

通过?没有任何的可能性,如果你想尝试一下的话,可能早上10点你在这条200M的路东挤入人群,到下午3点钟的时候发现离路西口还有50M的距离。

不过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因为人多,我和wing就不必刻意保持那么远的距离,大家都在挤嘛,我们当然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挤在一起,人群中的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也不会显得突兀。

很轻易的穿过集市,在不到下午3点钟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距离学校20多公里的县城。中途在学校所在镇口,我不免向某个方向多望了一眼,没错,那就是我接受启蒙教育的地方,那个该死的又脏又乱的录像厅!!

我坐在公园的长凳的一头,wing软软的倒在我怀里,我看着公园里来来往往的行人,一边和wing窃窃私语,一边任由头上的柳枝不安分的轻抚我的脸庞,并任由那漫天的柳絮将我们淹没,笼罩在这如诗如画的意境里。

“YS,你的胆子好大啊,以前虽说也有男孩子喜欢我,但最多就是递个纸条买个零食啥的,你怎么?……”

“是啊,只是我也没有想那么多,怎么,你不喜欢吗?”

“你说呢?”wing娇嗔着拉着我的手,把它摆在她那高耸的双峰上。

我的心一紧,心脏一阵狂跳,便紧紧吻住了她的红唇,两个人就这样撕咬再了一起。

“别,我喘不过气来了~”

“是嘛,那还要吗?”

“恩………你好坏”

缠绵中时间总是过的飞快,wing软绵绵的倒在我的怀里,娇喘连连,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脸上的潮红火辣辣的烫,我轻轻擦去wing唇边那一丝亮晶晶的津液,抬头看看天空,夕阳的余晖一紧渐渐暗了下去,周围已很难见到行人,斑驳的树影也逐渐在夜幕的衬托下变的狰狞起来。

今晚在哪过啊?这个问题难住了此时的我,初春的夜,要在大街上熬个通宵吗?怕是明早就会在电视报纸等大小媒体出现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今天凌晨在落日公园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再说了,就算冻不死也不用去遭这份罪啊!什么?开房??!!谁说的赶紧面壁去,那时的我压根没听过开房两个字,也不知道原来出门在外是可以住宾馆的,汗~~~看哥单纯吧!其实我第一次开房的经历应该是21岁的时候,也就是5年后了我读大三的事情了,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原来男孩女孩在外边也是可以一起住的。狂汗中……

实在没办法,16岁的我唯一能想到的晚上在外过夜的地方,那些又脏又乱的录像厅!吃饭晚饭逛了夜市后,我向wing提出了我的建议,当然我没告诉她晚上会放那些电影。谁知道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就这样,在晚上10点多钟的时候我带着她走进了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影视厅。

开始的片子倒也马马虎虎,恐怖片,武打片,我看的已经是昏昏欲睡了,wing靠在我的肩膀上小声的低估着什么,黑漆漆的录像厅里伸手不见五指,联排的椅子还能趟下一个人……

空气中貌似弥散着一种淫靡的气息,这样的夜,这样的录像厅,这样的一对中学男女……

很快的,在我的忐忑中,该来的始终来了,荧幕上的一对男女像蛇一样的缠绕在一起,空气中弥散着女人的娇喘和男人的呻吟,此刻的我真的不敢抬头了,我想wing一定要发火了。

“YS,他们为什么不穿衣服啊?他们在干什么呢?”wing睁大眼睛好奇的问我。

“哦,他们在,在做,做,做爱”我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什么是做爱?怎么做的?”此刻的wing变成了个好奇宝宝,上帝啊,为啥你在这最不该变成好奇宝宝的时候变成好奇宝宝了~谁来救救我啊!

“这个,很复杂的,我也没做过。。。。。。”

“不知道怎么的,我觉得我好像有点不舒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