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日子-第十章 板报,该死的板报!

又是美好的一天!天还没亮,那该死的集合哨已经吹响。

“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兄弟们,出发了!”我从铺上爬起来,大声的吆喝。随即整个宿舍楼瞬间变成了菜市场,一群人咣咣当当的穿着拖鞋,拎着口缸,来往穿梭于宿舍和水房之间。男生宿舍多半都是这样的,嘈杂的环境,敲盆子的,大声吆喝着“FUCK,真不想起床”的,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想睡个懒觉,那怕是需要相当的定力。起码对于我来说,基本上属于神一样的存在了。

很快的洗漱完毕,大伙便急急忙忙的冲向操场,那在前一秒还保持着螟虫低吟的操场瞬间便热闹起来,吆喝的,打闹的,还有晚上因为吹牛太晚没休息好晃着脑袋无精打采的,都成为这喧嚣环境中的一部分。以现在我的生活习惯来看待当年的事情,我估计住在学校旁边的人家应该还是饱受折磨的,一年到头基本没有能睡个好觉的机会吧!

“集合了!站好!各班级清点人数!”体委吹着哨子大声的吆喝着。

站好位置后,各个班级开始在围着操场摆开了长龙,一二三四的吼声此起彼伏,青春啊!这就是青春!

“YS,给你透漏个消息,要出黑板报了!”班长跑在我的旁边,以一种透漏了惊世骇俗秘密的表情对我说到。

“管我什么事?哥没那才华啊!”好事么想不起来我,遇到需要出力气的,怎么我的人品光环就开始爆发了?我没好气的回答。

“咱们班除了你还有谁啊!你可要肩负起班级荣誉的重任啊!”果然是高手,威逼利诱一起来了。

“得了吧你,如果今天我还在的话,我考虑一下。”虽嘴上嘻嘻哈哈的,其实我心里还在担心着昨天的事情。阿弥托福,感谢耶稣,哈利路亚&%*……%&……%&*

“哎~YS,好像学校马上要举行春季运动会了!”旁边的涛忽然转过头来。

“是啊,看来以后下午有必要锻炼一下了,出去跑跑五公里吧”面对运动会,总有些许无奈,因为每次开运动会班级都采用抓壮丁的形式,如果某项运动报名不济的话到操场上集体PK是常有的事情。但是胜利者往往不是最光荣的站在领奖台上,而是在运动会的洪流中被其他高手悲惨的踩死在脚下。

不过话说回来,高中的生活模式养成了我良好的习惯,(虽然这种好习惯在大学的懒散生活中已经基本丧失殆尽)每天早上的两千米,下午的三到五千米保持了我良好的体能和精神状况,在千军万马齐闯独木桥的高考季节,终于没有被拖垮掉。

很快的半个小时过去,5圈的任务完成,大家伙开始潮水般的涌向教学楼方向。此时的我却没有急急的奔向教室,咱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确认一下,对,没错,通告板。希望不要被通告啊!要是这样的事情被通告批评,那才是比窦娥都冤啊!

学校的通告板立于教学楼边上实验楼大门口,话说这个实验楼呢才建成没两天,一半用来做教师的办公室,一半用来做实验室,那四层楼高的鲜亮风格和教学楼十几年前的风格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说,和学校古色古香的寺庙群建筑也显得格格不入。据说当年施工的时候曾在地下挖出一些人类的遗骸,我想应该十有八九是前朝和尚的遗骸,不过有没有出舍利子这种东西便不得而知。于此同时还挖出了一具石碑,据说碑文出自某大家手笔,曾引来台湾某研究机构前来寻求拓片,这倒是真有其事。那个时期的我对实验楼教师办公区域要比其他同学熟悉一点,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检查写的比较多,汗啊~~~

我心情忐忑的走到通告板前,看到通告板上寥寥没有几个字,好像还是前几天的,我长长的出了口气,恩,看来应该是没事了。不过此时的我却不知道,昨晚的事情已然悄悄的在老师中传开了。

“YS,我给你说,昨晚太好玩了!”我屁股都没碰着板凳,后面的小薇就开始叫了起来。

“啥?我走后你又去哪玩了??”看着小薇眉飞色舞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要调侃她一下。

“什么啊!我能去哪玩!说正经的,我说昨天的事情”

看着小薇讲的眉飞色舞有声有色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啊!听她的描述原来在我走后她对小猪是软磨硬泡,最后经历无数艰难险阻,在险象环生的危急情况下,我们的小薇同学灵光一闪,使出少女终极必杀技扭转乾坤,迫使小猪答应对这件事严格保密,尤其对我们的老班保密。小薇对于整个过程的细节描述是惊心动魄,跌宕起伏,充分展现出我们小薇童鞋的聪明才智。话说你是在说评书吗??是在讲解现代版的红军战士潘东子的故事吗?不过好歹这件事情也告一段落了。日子还将继续。

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我们的 YS童鞋和小薇童鞋在执行既定计划中忽视了一个问题,各位童鞋注意了,深夜留宿教室一定要把门关好!尤其是和异性在一起的时候。汗~。不过通过这件事情,我们YS童鞋也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以至于后来数次在教室留宿都不曾出现意外。哈哈,这是后话了~

上课的时候时间过得永远都那么快。转眼又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我瞟了一眼课桌上的钟表,班主任在距离放学3分钟的时候结束了今天的教学。肯定又有事情要宣布了,我又一种不好的预感。

“好了,我说件事情,学校会在这两天举行黑板报大赛,我们班的板报需要做一下,看看那位童鞋自告奋勇为班级争取荣誉啊?不过话说回来,参与者需要书法好点的,需要美术好点的,有没有人愿意啊?”

Y的,碰我干啥,此刻的我把头藏在书堆里,狠狠的瞪了一眼在旁边不停的拿着笔尖戳我胳膊的阿宗。

“你美术好嘛,会画画,举手啊!”阿宗不怀好意的说道,声音不大,但偏偏是全班同学都能听到的程度。

“去死!你怎么不去?”我狠狠的瞪了阿宗一眼,恶狠狠的回敬。

“老师!我推荐YS!他画的好!”我感觉身后炸雷般响起一个女声,不用看,一定是小薇。

“对,YS画的好”

“是的,YS会画的!我见过的”

。。。。。。

其他同学马上应和起来,瞬间全班同学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头顶悲剧光环的某个人身上。此时的某人一头黑线,不停的拿笔在纸上画着圈圈,嘴巴里传出低沉的无法分辨的咒语......

“好,那就YS了!板报的美工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我……”

“没问题!”阿宗举着我的手,大声的吆喝,同时不忘用看着悲剧帝的眼光不怀好意的望着我。

唉……人生处处是悲剧!果真如此

姓名:YS

性别:男

年龄:16

特长:时常头顶悲剧帝光环

个人说明: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喂!那个拿着类似死亡通知书卡片的家伙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个人说明是怎么回事?你Y的是企鹅吗??

上帝!我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啊!求求你把我带走吧!我心里无奈的吐槽。

“好的,那就美工就这么定了,现在谁的字写的好?来负责板书。”

教室里一瞬间再次沉寂下来,大家都低着头,你望望,我望望你,然后继续将自己潜伏起来,一副生怕成为关注对象的模样。你们这些人,刚才的热情都去哪了?哥已经悲剧了,不过还不是有人得和哥一起悲剧,哇哈哈~~~此时某个人心里邪恶的想到。

教室里仍旧静的可怕,钟表的滴答声清晰可见,空气中弥散着一种紧张和尴尬的气氛。

“怎么?没有人吗?”老班再次问道。

“老师,我来吧!”一个声音响起,虽然不大,但却足以打破教室的沉寂。一瞬间大家纷纷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用着一副难以置信的眼神。

“咦?”

“咦??”

神奇了!竟然有人主动承受悲剧帝的光环?!我惊讶的转过头,望着前面角落里徐徐站起的那个女孩,那是一个拥有着一颗蘑菇状发型的胖胖的女孩,身着一件宽大的T恤,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厚厚的镜片,怯怯的站在那里,在同学们目光的注视下显得有点局促。

班里有这样一个人吗??以前怎么丝毫没注意到??我暗自心惊。无可否认,她实在是太平凡了,普通的外貌,普通的身材,一切都那么普通,那存在感接无限近于0的超强属性,让她成为那种她站在你旁边你丝毫都不会觉察到的存在!真正像路边的一颗小石头,我甚至有种感觉,只要她站在外边,小鸟会来她的头上搭个窝都有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主动接受了板报板书的任务,成为另一个主动将悲剧帝光环套在自己头上的神奇人物。

“好,叶莉,这个工作就交给你了!下课!”

原来她叫叶莉,我知道了。。。。。。

不知道和这样一个存在感无限趋近于0的人合作会不会降低我的存在感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