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日子-第十一章 板报你颠覆了我的认知

春天的校园格外的迷人,到处都充斥着嫩嫩的绿色,同学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外边集市没多少区别。什么?你说学校不都是统一的校服?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了,在那个物资贫瘠的年代,统一校服那是件无比奢侈的事情,现在回头想想,那时候的校园真的很不像个校园,古树,庙宇,娑罗树,破败的教学楼,不过好歹是两层的,算是那时候校园唯一的现代化建筑。二楼的栏杆是用铁管焊制的,历经风雨本应该锈迹斑斑的栏杆,现在却被我们把玩的锃亮,那是厚厚的包浆。我估计拿一截去文玩市场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教学楼前面有两棵歪脖子柳树,其中一棵的脖子上面挂着一口破旧的炮弹壳,你没有看错,的确是炮弹壳,这就是我们学校的钟了,虽说随着时代的进步,那会学校已经安装了电铃,但这个古老的风景却完好的保存了下来,树下边有一张简易的石桌和几个石墩,嫩绿的柳条垂下,像姑娘的秀发轻抚着我的脸颊。然而这美好的景致在此时此刻,却不能让我有丝毫的触动,我呆坐在石桌前,对着面前的一张试卷一个劲的运气,那猩红的成绩显得格外的刺眼,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在我看来是赤裸裸的挑衅,艹~75!

从初中到现在我的英语成绩一直都不太好,也说不上来原因,上课也都很认真的听讲,作业也都很认真的完成,但语言这东西好像我对它还真的没什么天分,每次考试最好也就是个中上水平,这对我这种力争上游的五好青年来说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但我能不能容忍是一回事,它给不给面子却是另外一回事了。遥想YS当年,羽扇纶巾,雄姿英发……..

我呸!什么跟什么嘛!记得初一的那个英语老师,那瘦弱的身板,斯文的金边眼镜,幽默风趣的谈吐,那是班上多半女生的梦中情人啊!就是这个坑爹的梦中情人,因为老家盖房子请了两个礼拜的假,然后忽悠我们说什么“学习英语没有巧,背会课文得分高”,然后班上就开始了半个月的疯狂自习英语之旅。每一篇课文我那是倒背如流啊!我雄姿英发,自信满满的去参加考试,随后便被成绩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我默默的呆坐着,心中有一万个不服气,这英语有这么难学?我YS顶天立地,茅房拉屎脸朝外的汉子还能对你束手无策?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将它彻底征服,一定要让它在我高大的身影下瑟瑟发抖!愿望是美好的,但就目前的我来说对它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远处有个身影吊儿郎当的向我走来。

“哟,这不是YS嘛,怎么在这里陶冶情操呢?”王小涛把手上的杂志甩在石桌上,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对面,然后抬起手把他那油亮的三七分头发往后面一拨,动作十分的潇洒。

“你这卖狗皮膏药的哪里能明白哥的忧伤!”我心情不太好,嘴上更是不饶人。话说你又没女朋友,一天到晚的打扮的油光水滑的干啥,你那潇洒的姿势除了我以外难道还有其他人欣赏吗?难道你是来引诱我的吗?对不住了,哥对男人没兴趣~我在心里恶狠狠的吐槽。

“呵呵,我以为你在这干啥呢这么勤奋的样子,原来是在这里看美女呀~话说你看美女也要做做学习的样子嘛,拿张英语试卷是怎么回事?老师不都点评过了嘛!”王小涛好像自动过滤掉了我恶毒的攻击,呵呵的笑道。

“75分,还不错嘛!”

“不错什么啊~我的头都要炸了,你考多少分?”

“我比你好点,82”

这年头一个卖狗皮膏药的都能考82分,真是没天理呀!82分算是个不错的成绩,就这次考试而言至少能在班里排进前十,这是让我 仰望的分数,我深深呼了一口气,心理的阴影好像更沉重了。

“可以啊!82呢,牛啊!除了老汤和老胡就到你了吧!真让人嫉妒。不像我啊,阅读理解从来没有正经读懂过,都是连猜带蒙。”我一脸嫉妒相,感觉语气中带着淡淡的酸味。

“都一样,我也是连猜带蒙,实在不行就到短文中找答案,可能这次考试运气比较好。”王小涛谦虚地说道。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随手翻了翻他带过来的杂志,一本《科幻世界》,另外一本是《高中生》。《科幻世界》是我比较喜欢的杂志,几乎每期都看,那个时代买杂志不像现在在学校直接整年整年的定,都是攒几块钱到学校门口的报刊亭去买,一本书可能是我一周的零花钱,所以大多数都是互相借着看,以至于后面发生了一件事让班主任狠狠的教训了我一顿,事情大到整个学校都通报批评。不过这是后话了。此刻我正沉迷在科幻的世界中无法自拔呢,也懒得跟你们详细解释,相信随后你们也会知道。

“哎,对了YS ,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书店,可以办张卡,随便借的,一张卡只要30块。”正当我读的津津有味的时候,王小涛硬生生把我从书里拉了出来。

“30呢,我一周生活费也才50,弄张卡要吃好几天的土呢!”其实我是很心动的,这事其实我也知道,因为我已经去那里蹭了好几次书了,只是无奈囊中羞涩,一直都下不了决心,只能去那里站着蹭书读。

“要不周末咱们去看看吧,我想去办张卡”王小涛说道。

“行吧,舍命陪君子”我愉快地答应了:“这本《科幻世界》借我看看”

“OK~不见不散”王小涛拿起那本《高中生》,拍拍屁股上的土,溜了。没错,的确是溜了,在走之前还给了我一个暧昧的眼神,那意思就好像是说“你懂得”一样。话说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懂什么呀我?只是还没等我去拉着他问问清楚,身后感觉传来了真淡淡的寒意。有杀气!

“敢问来者何人!?”我大喝一声,来不及回头,反手一招海底捞月。

“啊!你有病啊!”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女的?女的!我艹!我虎躯一震,转过身来,看见一道身影正怒气冲中地站在我的身前。那略显臃肿的身材,蘑菇状的发型,一身宽大的T恤以及鼻梁上厚厚的眼镜,这人有点熟,好像在哪见过?我心头猛然划过一道闪电,我去!这不是要和我一起出板报的那个谁来着?瞬时间我的老脸一红,脸上肌肉不由抽动了两下,尴尬地抓了抓头发。

“呵呵,呵呵,对不起啊,那个谁…..”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YS,我找你好久了,我叫叶莉,不是那个谁。”女孩怯生生的说道,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嘴角左侧漏出一颗小小的虎牙。

“我刚才吓到你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叶莉微笑着说道。

叶莉,对,叶莉,她叫叶莉,世界上怎么会有存在感这么低的人啊!我不由的腹诽,在一个班一年多了我都没怎么注意到这个人,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让我情何以堪!同班一年多竟然叫不出对方的名字,这真是自我出生以来最最尴尬的事情。PS:这其实也不能怪人家,一直到很久以后的将来,YS才知道原来自己有脸盲症。此事暂且不提,我得赶紧想办法缓解下当下的尴尬局面才是。

“抱歉啊,实在是抱歉,我还以为哪个哥们要和我开玩笑呢,没想到是你,你是来和我讨论板报的事情的吧?”我挠挠头,尴尬的说道。废话,除了板报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我的生活和她还会有什么交集。话说这次的板报主题是“美好生活”,对于板报说实在的我真的没什么经验,而且就绘画水平而言,我也只是自己平时喜欢随意的乱涂乱画而已,如果我那狗爬式的涂鸦勉强算美术的话,那最多也就是个半路出家还没出成的野孤禅水平。以前出板报都是找班里的小美女们借几本简笔画板报图样,照葫芦画瓢的画几张图的事,而且经常把瓢画成瓜的那种。但话虽如此,咱老爷们的面子不能折了,装也要装出点牛逼的样子不是?

“板报这东西我出了不计其数了,非常简单,你就去把你要写的文章写上去,留几个空白的地方我给你补上插图就行了,这个包给我,我很在行!”我挥挥手,理了一下被我刚才挠头挠乱的三七分,潇洒的说道。

“那个,我们能坐下来说吗?”叶莉笑了笑说道。

“啊 ,啊 ,不好意思啊,坐吧,坐吧~”,我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话说我中年谢顶,就是被你弄的尴尬的挠的吧~!还挠,写到这我都恨不得给当时的自己一巴掌。

叶莉拿手擦了擦石墩,局促地坐了下来,那样子十分的乖巧。理了理她那蘑菇头,笑着对我说到:“YS,你不先把插画画好,我怎么写?”

“啊?你不把内容写好我怎么画?”

“那你不把画弄好我怎么写?”

“没有内容我怎么知道要画什么插画?”我有点上火了。

“但是你没有插画板式我怎么写内容啊!”叶莉看上去有点无辜。

“我,我…….”,我在心里掀翻了一张又一张桌子,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终于平静了下来。

“听着,叶莉,咱们好好把思路理一理,你看,我画插画是需要根据你的内容来的不是?你没有内容我不知道该画什么插画不是?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先把插画画完了,到时候你写内容万一内容少了,不是留了一段空白吗?万一内容多了,不是写不下了吗?”我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谆谆教导道。这都是什么事啊!以前出板报都是别人先把内容写好,我再去配图,怎么到她这里就说不通了呢?我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呵呵,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没关系的,大不了加个’未完待续’呗!”,叶莉掩着嘴,呵呵地笑道。

噗~~~我在心里吐了三升血,我~,我~,我真想一巴掌抽死这丫的,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在我的概念中,一篇文章要有头有尾,这是常理嘛!怎么到她这里就变得无所谓了?你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怎么思路如此的跳脱呢?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都是四个现代化建设的大好青年,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呢?我心中涌起一阵的无力感。

“这样不太好吧?咱做事不得有始有终嘛”,我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语言啦。

“这有什么关系,反正内容基本也没人看,大家伙也就看个板式不是?”,叶莉还是那副轻笑的样子,看着她那无所谓的模样,我真想一巴掌呼过去,但想想她说的好像还真有那么点道理,不对,是很有道理。我勒个去,这是什么事啊!苍天啊,大地啊,咱认真一点不好吗?我心里一阵的不爽过后,决定彻底认输了。算了,就这么招吧~

“好吧,我听你的”,我无奈地说道。

“这就对了嘛,乖~”,叶莉笑了笑,站起身,扭动着她那粗壮的腰肢款款离去。

我去~~我被调戏了?我被调戏了!我忽然感觉有种窒息的感觉,我在心底狂吼一声,这还是那个腼腆的,文静的,怯生生的女孩?我一口气没上来,平静,平静,我慢慢安抚我那狂躁的心灵。好长一会,我深深的呼了口气,拿起那张令人厌恶的75向教室走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