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日子-第七章 冲动,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结果,并不是谁都可以承受

无知的梦,醒的很快,我不知道应该觉得庆幸还是应该觉得悲伤。

这样恍惚的日子并没有过上多久,很快的被学校的一张成绩单惊醒了。学校里总是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的,基本上每个单元的教学进行的差不多的时候都会进行全年级范围的考试。在很多事情上懦弱的我可以选择逃避,但当我拿到成绩单的时候,我却不得不去面对这血淋淋的现实。上次考试我在班上排名第七,在全班50多号人中wing也能排到前30,可如今我到了30后,wing直接到了50以后了。

我沉默了,而wing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好像一切都理所当然一般。我不知道以何种颜面将这样的成绩单交给父母,想想父母的奔波劳碌和那40多岁就已经花白的头发,我的心阵阵抽搐,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愧疚和痛楚。一贯都是优等生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这张成绩单仿佛一把铁锤,无情的将我少年的梦敲的支离破碎,在那些碎片尘埃落定之后,我终于看清了,明白了,但是却做了我这一生最后悔最痛楚的决定。也不知道是出于心理原因还是其他某些原因,忽然间觉得我和wing之间产生了隔阂,我不再想说话,尤其是当我面对wing的时候,尤其缺乏开口的勇气,就像自己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亏心事,让我无法面对终日惶惶不安。上课的时候我不再拉她的手,也不再对她进行有意或无意的触碰,甚至话都要少了许多。

Wing好像也明显觉察到了我的变化,可是依然像往常一样跟我侃侃而谈,诸如她又和她的舍友吵架了之类的事情。

这天中午,我早早的来到教室复习功课,wing还没有来,我的心情已经不像前几天那样,只要看不到她就会觉得心神不安,前几日那种纠结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感觉我的目标前所未有的明确,是的,我要拿回我的位置!

“YS,这么早啊,有没有时间?”wing的舍友,一向很少打交道的娟在wing的位置坐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我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我想跟你说点wing的事情。”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一个念头冒了出来,糟糕,怕是出什么事情了,要是闹的满城风雨那可这么办?

“她怎么了?”我的心猛然揪了一下,紧张的问。

“没什么,只是她最近有点反常,经常在宿舍里哭,要不就发呆,而且经常和我们吵架,对我们所有人都这样,实在没有办法,但她和你在一起就有说有笑的很开心,我们想让你开导一下她而已……”

“恩,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和她说说的。”此刻的我是又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并没有人知道我和wing之间都发生了些什么,难过的是我明白wing这样的状况是因何人而起。其实我早就劝过wing了,但她只用了一句话来回答我:我就喜欢和你聊天,不喜欢和别人说话!

我又能说些什么呢?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我很迷茫,此刻的我已无心应对这样的问题,我自己已然是焦头烂额的了。

我咬了咬牙,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做出了我这一生最后悔的决定,同时这个决定也影响了我的一生,总是怕伤害别人,却总是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很快的,每次考试结束后按照排名来调座位又开始了,这次我果断的挑了一个有人坐在边上的位置,阿宗成了我的新同桌,自然而然,wing已经不可能再和我坐在一起了。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纵然有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愧疚,我依然选择淡然的开始我的新生活。

第一天,        平静的度过了。

第二天,        wing在后面哭的一塌糊涂。笨蛋,你哭什么啊!振作起来啊!!我在心里暗骂。但wing是无法听见我的声音的,她在后面一直伤心的哭了三节课,而我的心也七上八下的纠结了3节课。一直到第四节班主任的课上,她始终都无法止住哭泣。

很快的,wing被班主任叫了出去。完了,我心想,这次真的玩完了,弄不好就是叫家长记大过的处分,一想到叫家长,我感觉自己的天空都快塌下来了。是啊,那时候的我真的抗不住,还无力承担自己酿成的苦果。

大概十多分钟后,班主任进来了,我的心砰砰直跳,手心满是汗水,低头努力的看着课本,可根本什么都看不明白……

班主任走到了我的旁边停了下来,我强压住心中的恐慌,镇定,镇定,我默默的对自己说。

“娟,你出来一下。”班主任把娟喊了出去,“呼~~~”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同时也开始更加的不安起来,我知道,这次我真的是逃不过了。

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对我来说竟然变的如此漫长,煎熬,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结果,在这种心里七上八下的煎熬中,终于,娟回来了,陪伴她的还有我们的班主任。我真的好希望他走上那个只属于他的讲台,然后对我们说:“好了,继续上课!”,可是事实并不像我想想中的那么美好,班主任直直的走了过来“YS,你出来一下!”。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就算你想尽办法的躲避,那属于你的事情都会准时的降临到自己头上,哪怕你有一万分的不情愿,但命运不会讲任何一丝情面,该你面对的,你始终需要去承担。

我在同学们充满猜疑的目光中走了出去,我想他们此刻肯定都在想:YS和wing到底是什么关系?wing的哭泣和YS有关吧?一定有关吧?难道YS把wing怎么了??你们这些混蛋们,笑吧,让你们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吧!就算我成为你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YS就是YS!但当时的我却丝毫吐槽的心情都没有,我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不知道自己会如何惨淡收场。那种不可预知的等待,那种无法左右自己命运的无奈,我想人生中最郁闷的事情莫过于此吧!

“YS,wing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我说谎了,脸不红心不跳。

“我听娟说wing在宿舍也一直哭,而且她们劝说也没有用,并且经常和她们吵架,但是娟说你和wing的关系比较好,我想你应该清楚吧?”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些的,只是wing说她和他们宿舍同学很合不来。”我说出了事实,但隐瞒了真相

“你好好劝劝她吧,像wing这样的状态是没办法在学校里呆的。你看这样对她自己也不好,而且还会影响其他同学。”

“恩,我知道了。”

“好,那你回去吧”

“哦”

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wing已经会宿舍休息了,课依旧还需要继续。

下午的课上,wing没有出现

第二天上课,wing还是没有出现……

放学后,我找到了娟。

“娟,wing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啊,昨天她就回家了。”

“什么?回家了??”

“是的,不过我感觉她好像精神有点失常,经常一个人在那里哭,而且一句话也不说,自己洗的衣服没洗完,放在水房里,让她去拿她还说不是自己的……”

一周后,我得知wing退学了。

我已经没有机会弥补我的过失,年少时的冲动,来的快去的也快,但苦果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承受的。曾经,我有很多次机会挽救这样的局面,但我却什么都没有做,从wing伤心的哭泣,舍友的向求,班主任的暗示,可是,我已经没机会做任何事情了,那天以后,我彻底失去了wing的消息,短暂的冲动留给我无限的自责和愧疚,以至于很多年后我始终无法面对自己,心中一直有一块阴影,阴影背后满是深深的懊悔。

生活还需要继续,wing退学了,而我却不可以,我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