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日子-第八章 啥!要我陪你过夜??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也是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罪魁祸首,尤其是忙碌奔波的时候,更让人无暇顾及伤痛,无暇去思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此刻的我就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wing已经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在我忙碌的补课中,想起那些事情的频率也开始越来越少。虽然十多年的时间过去,该忘却的已然忘却,但有些东西却永远无法从记忆力清除,那些事情在心里浓缩成了一下片影子,一小片满含愧疚的影子……

同桌阿宗是个非常优秀的小伙,一个白热化的军事fun,那课桌上的厚厚的一沓《兵器知识》就是最好的见证,只要翻看他的课本,你总能有意无意的发现各种各样的兵器插画,而且全部都是铅笔和碳素笔的手绘,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也能逐渐分清B21,Su37等NB的机型,而且我的课本上也开始或多或少的出现一些兵器的手绘稿,以至于各科老师对我们都没少关照。难道Fun也是会传染的?不过第一代和第二代始终有着质的差距,人家阿宗可是我校第一个提前录取的军事院校学生呢!咱算什么,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伪军事fun而已。

也就是在阿宗的影响下,我也逐渐的开始阳光起来,同时也开始变的白痴起来。因为白痴也是会传染的……这不,你看我们两个人非常白痴的把水故意洒在课本上,然后用嘴巴吹成一些不可预知的形状,再通过给这些形状加上描边和其他装饰使之成为一副简笔画。这种无聊的事情那时的我们可没少做,不过话说回来这也勉强算得上是一种开发想象力,锻炼大脑右半球的一种方法,或许有一天能够列入国家中学生指定大脑开发教材也说不定。

这些还不算,飞机模型你们见过吧!但纸质的飞机模型你们见过不?这不,我们两个趁着晚自习的时间,把一些没有用的书籍,杂志等拆开,切割,粘合,用了两节课的时间,一架F22和Su37分别诞生了。起初我以为只是样子像而已,没想到随手扔出去竟然还飞的有模有样!OMG ,这是长期进行理论研究工作的胜利!这是军事fun的胜利,同时也是伪军事fun的胜利!

其实和阿宗同桌最大的好处还远远不是他把我变成伪军事fun这么简单,和他同桌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经常迟到娟送来的零食,嘎嘎~有女孩时不时的送零食过来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身为阿宗同桌的我,那可是深受福泽啊!

“啊!好烦,被人喜欢竟然如此的痛苦,让我在通过中燃烧吧!”

“你痛苦个屁啊!有零食吃是多么快乐的事情,要不让我来承担你所有的痛苦吧!”

“我刚才是诗兴大发,随口感叹而已!”

“你是从石器时代穿越过来的吟游诗人吗?以为在前面加个啊感叹一下就是诗人了?Fuck!

啊!好大一个太阳!

啊!脸皮好厚的阿宗!

啊!我也是诗人了!”

“啊!这两个死白痴又在发神经啦!”坐在我后面小薇的实在是忍无可忍,开始大声的吐槽。

“男人说话女人别插嘴!”

“YS,我要杀了你!!!”小薇声音未到,那双利爪已经牢牢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别,别,疼,咳咳,窒息了,啊~~掉血了,掉血了~~”

“知道错了不?叫姐姐!”

“啊~咳咳,我错了,快放手……”小薇出手永远都是那么犀利啊!经过我百般求饶,小薇终于决定放我一马~汗,真是凶神恶煞般的存在啊!

不过话说回来,小薇是个顶可爱的女孩,长着一副圆圆的可爱的娃娃脸,淡淡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嘴巴长的也很标致。总的来说是五官很协调很可爱很清秀很亮丽给人感觉很舒服的那种,如果在幼儿园的时候我应该会在她的脸蛋上咬一口以昭示她的可爱才对。还有如果那黄黄的像发育不良的头发也算是秀发的话,那也能算上一个长发飘飘的准美女,注意,我这里有个准字,对,我没写错,因为对她,实在是,实在是,太像哥们了!这是她最大的优点,但同时貌似也成为了她最大的缺点,以至于和谁都混的熟的很,尤其是男生,所以她在学校有很多干哥哥,不对,应该说遍地都是干哥哥才对,甚至连学校旁边小诊所的那个小帅哥都被她发展了。对我们么更是动不动就是口脚相向,因为坐在她的前面,我的屁股可没少挨她的踢。话说,你打招呼的方式能不能不要这么另类啊拜托!!

“有啥事?”我感觉屁股一疼,赶紧转过头来。

“YS,帮个忙,这道题我不会做,你来给我写吧~”

“什么??”

“咳咳,嗨,我的意思是你来帮我做吧,咳咳,也不是,是你来教我做吧~~~~”

看到没?上面的悲剧时不时的就会上演到我的身上。不过咱也不是省油的灯,此时的我怒目圆睁,死死的瞪着她“不会啊?求我啊!”

“好哥哥,求你还不行嘛~大不了我以后再也不踢你了好不好?”

遇到这样的人还真是没办法啊!不过也正是因为小薇的存在,在我忙碌的补课生活中,也不会再感到枯燥和无聊。可以时不时的和身后的准美女开个玩笑,小小的调戏她一下,逗的她花枝乱颤,其实吧,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今天又收到了lerry的来信,每次收到她的信,读过后我都会整理好夹在文件夹里,现在已经有好几十页 了,其实远方有个朋友时不时的会想起你还是挺好的,不像现在,有些朋友从来都不会联系,偶尔联系一下不是要你干这个干那个就是又紧张了要借钱之类,让我直接很怀疑是不是如果你用不到我,就一辈子都不会再联系?

“呀!YS ,又有女朋友给你写信了啊?你的女朋友真多啊!”正当我读信的时候,小薇那个小脑袋好死不死的凑过来。

“去,只有一个好不好!是同一个人!”

“哦,那你也承认是女朋友了!哈哈”

我一头黑线的望着她,眼中凶光一闪而过,“去~~死!!”说罢一双鹰爪便只扑对方面门而去。

“啊!不要啊!!”小薇大声尖叫起来。我浑身一顿,两只手顿时僵直在空中,感觉背后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的射了过来。我说你要死了啊!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啊,而且还用独特声线的尖叫,此刻的我维持了刚刚一半站立的姿势,两只手直直的伸在小薇的面前,而小薇则两手抱胸,故作受惊吓状,用那种无辜的看着街头小流氓的眼神看着我,那惊恐的目光中隐隐透出一丝阴谋得逞的得意……

糟糕,中计了!要镇定,要镇定,我心里默念,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两手抱拳,嘴巴咧开,做可爱状

“不好意思,误会,误会,大家继续~~~”然后迅速坐下,把头埋在书堆里心里把这个可爱又让人生气的小无赖骂了个透。

遇到这样一个Y头坐在后面可真是险象环生啊!

很快的,晚自习到了第三节,马上就要下课了。此时的我已经完成了一天的计划,开始翻看那些从阿宗哪里借来的军事周刊。

“YS!”后面传来了小薇的声音。

咦??这次她竟然没踢我!难道她转性了?不对,肯定有阴谋。怎么办?应还是不应,着是个问题。

“YS!”后面的声音又大了一点。

哼,有什么好怕的,我以不变应万变总可以了吧!

“啥事啊?”我转过身去。

“不好意思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呵呵,没事”鬼才相信你呢!虽然我嘴上说着没事,但心里已经开始掀桌子了。

“你不要生气啊!”

“没有,没生气,你看我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我面带微笑,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里面已经咬牙切齿了。

“YS,今天下了自习你晚点回去吧,我想和你聊聊天。”

“啥?你要我陪你过夜?”我大惊,虽然我很想大声的吆喝出来,以报刚才陷害之仇,但想想万一弄火了让人家一个女孩那么没面子的话实在是不太好,便小声的问道。

“没有啊,只是今天我心情很不好,想聊聊天。”

“。。。。。。好吧~~~~~~”我看着她不像是开玩笑,也想了一万种她恶作剧的可能,觉得实在想不出她能在全班同学都回去睡觉,教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情况下整我的可能性后,便点头答应了。

很快的,下课的钟声敲响,教室里两分钟后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啊?”我转过头问。

“先把灯关了吧,不然教务处的回来查的。”

“恩”我关上灯,教室里一片漆黑,外边的月光开始变的皎洁起来,淡淡的月光通过窗户洒进来,给夏日的教室铺上一层迷离的色彩。我抹黑走到自己的座位,反身坐了下来,与这个淘气的小精灵面向而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